本人是个颓废的家伙,电音控,略懂艺术,想给自己的云音乐专辑或独立出版物做封面图都可以联系我

 

中国出版业的明天

        2015年即将到来,总感觉得写点东西才舒服。想来想去,决定写一篇关于出版业的文章。我还只是一名大学生,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如果哪里写得不对或不好,还有请在这个行业里的各位前辈多多包涵与指教。
      我想先从我自身讲起。今年暑假,我跟家里人说我想以后搞出版业。我本以为他们都会支持,结果是反对。尤其是我父亲,他很直接地跟我说他不看好这个行业,原因是现在的人都不爱看书。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我觉得他会这么认为,主要是因为他对出版业没我关注得多,也没我想得多,尽管他的人生阅历和生活经验比我的丰富无数倍。
      大家应该感觉得到,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出版业正处于转型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网络和手机这两样东西越来越发达和普及,换句话说就是数字出版对传统出版的冲击力越来越大了。正因此,我才跟我的父亲观点相反:出版业的前景其实是很明朗的。问题就在于,我们能不能熬过这个转型期,或者说能不能成功转型。
       我母亲知道我以后想搞出版后,就不止一次地跟我说过:不要乱写。我母亲的文化水平不高,但她这四个字一说出来,我就深深地感受到了那个时代对她三观的形成的影响力是有多大。她意思其实就是:以后出什么书都好,千万别出内容敏感的书。
      (想来也觉得滑稽,根本不懂经商的母亲对我的启发反而比父亲的大。)
       我看过不少探讨出版业的文章和文化节目,我发现大家说来说去都没说到一个很关键的点上:政府对于出版业的影响力和作用力。
       在我看来,现在的出版分三种:传统出版、独立出版和数字出版。既然谈到政府了,我就先来说说前两种。
       想必各位已经有这么一种感觉:这几年做独立出版的人越来越多。什么是独立出版,定义我不想说太多,反正在我看来,只要是自费出版的都属于独立出版。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买书号出书。
      大家都应该知道,在国内,买卖书号是不符合国家出版法的。可是自费出书的人还是很多,而且有增无减。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出版社愿意冒着违法违规的危险来卖书号呢?对于这样的行为,政府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真不知道呢?
       据我了解,一般卖书号的都是那些一年出不了几本好卖的书且不知名的、古板的出版社 。书,对于出版社来说,终究是产品。如果书卖不出去,他们就没钱赚,没钱就无法运营下去;也就是说,书不好卖,我可以卖别的什么呢?答案已经很明显,那就是:书号。
       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书号,是政府给的,而不是出版社自己吐出来的一个东西,这个大家都知道。但写作者获得书号的途径,国内(大陆)跟国外(还有港澳台地区)是有区别的。举个例子,假如我现在写了本书,我自然就会想到拿去出版社出版成书,可是跑了好几家出版社的编辑都说不接受我的稿子;为了把书出成,我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自费出版;然后我就挑了一家出版社,这出版社的编辑给我的书号价是一万(这已经是很便宜的了,卖两万以上的出版社也有不少)……(后面那些设计和印刷什么的我就不说了,因为现在我主要说的是书号的问题)这是大陆的情况。在其他地区就不一样了,我不说外国,就拿自己国家的香港地区来说,如果我是香港人,我想出一本书,我是可以直接向政府申领书号的,而不用向出版社买,而且申领的费用才几百块。
       稍微想想就知道,仅仅这么一个区别,就已经引申出许多问题来了,而我个人见识和能力有限,我只能把自己想到的说出来。
       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我知道,这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但我们不能因为他敏感就不思考和不谈了,因为这对出版业的影响是很大的,不论你是大出版社还是小出版社都逃避不了这个问题。但不要因此就以为我会说一些不该说的话(这里我题外说一句,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是很清楚的,所以如果有些编辑看到我这篇文章后打算转载的话,除了要注明出处和作者是谁外,不必考虑会有敏感内容需要删减的问题)。我只是不明白:既然不论我们出什么书,都得经过政府审核的话,那政府为何不亲自审核呢?为何非得中间夹一个出版社呢?我要出的书的内容敏感不敏感,合法不合法,难道跟出版社有直接关系?显然,政府亲自审核了,这不仅便于人们出书,更有利于法制建设。再者,现在国内的市场经济越来越开放,那些破出版社早就该被淘汰了,可就因为书号这东西,他们依然可以垄断着那么多出版资源。简单来说,买卖书号,既不合法合规(另外,在国内,严格来说只有持有书报刊印刷许可证的印刷企业,才能承接出版社、报社、期刊等单位关于图书、报纸、期刊的印刷业务),也不符合市场规律。
       这几年,我个人觉得,独立出版和传统出版的关系极为暧昧。就是说,传统出版不怕没钱赚,就怕没了独立出版。独立出版往往会出版一些让读者耳目一新的东西,传统出版明明占有着许多有利条件,但反而做不出多少好东西来。
       所以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要批评一下那些古板的编辑(正所谓好话难听,而且作为读者,我有批评的资格,若有得罪,请多多包涵)。我很想问问各位,既然现在纸质书不好卖,为何还不把书做好点呢?
       先说装帧设计,——书的腰封、字体、封面图等等——在我看来(我自身就是学美术的),现在市面上长得丑的书真不少。大家可以看看我国民国时期的广告传单、电影海报、文艺杂志等等,你绝对会为那个时代的字体设计的水平之高而惊叹;看看现在我们做的字体设计,我觉得不仅没有进步反而有倒退之势。在我看过的书里,那些字体我几乎都能在自己电脑的字体库里找到,这说明大多数美编连最基本的字体设计也没做好,换句话说就是没诚意。还有腰封,现在很多书都有腰封,哪怕是莫言、马尔克斯等名家的著作也有腰封。而这些腰封上面的文字大多都是某某推荐或这书的作家得过什么文学奖诸如此类的广告语(更有甚者把推荐人的名字印得比作者名字要大要清晰),似乎没有这些人推荐这本书就不好卖。事实上,腰封对读者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存在,它顶多可当书签用。平常有买书看书习惯的人都有过这种情况:打开一本书的时候,包在封面上的腰封如果不是包得特别紧的话,就会自己弹出来影响翻页和拿书的手势——不要小看这个细节,这是跟人体工程学有关的。我总是很好奇,各位美编在设计一本书时到底有没有考虑到人体工程学的问题,是不是觉得纸质书不是电子产品,所以就没有考虑到呢?比如说,一本书到底多厚多重多大才能让读者的手拿起它或捧着它阅读的时候感到舒服呢?现代生活节奏那么快,而数字出版还处于萌芽发展阶段,有没有考虑到让人们不会因为嫌麻烦而愿意带着书出门这一点呢?我们可以看看日本,日本人的生活节奏也非常快,但他们喜欢在坐地铁的时候看书,似乎在他们的观念里带一本书出门并不是麻烦事,原因何在?日本的年人均阅读量比我们国家的高很多,这一点我不想说太多,我现在要说的是另一个原因,那就是文库本。文库本是日本非常具有特色的丛书,它的一大特点和优点就是轻巧。因此至少从重量上来说它做到了使读者不会觉得带着它出门是一件麻烦事。其实我们国家也有这样的书,那就是网格本,但我每一次逛书店都很少看到这种书的身影;不过现在的“短经典”我是很喜欢的,因为这套丛书基本做到了我所想要的效果,可是它也有腰封。所以还是让我们回到腰封这个问题上来吧。
      腰封印上某某推荐这种文字,目的很明显也很简单:推销。没错,书跟所有产品一样也是需要推销,但在腰封(包括那些没腰封,但也把推荐人的名字印得比作者名还要抢眼的书)上做广告,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既可笑又失败的营销手段。其实,有阅读习惯的人没有那些推荐语,也能够找到可以满足自己阅读兴趣的书,因为对于莫言、马尔克斯、卡夫卡等等,不必你把他们吹得有多牛,我们都知道这都是些什么样的作家。也许你会反驳说:如果我们不那样做广告,你会知道马尔克斯是谁?好吧,你购书经验丰富,可能因此而不在意推荐语,但那些偶尔难得去逛书店的读者呢,没有这种腰封,他们能知道马尔克斯是谁?试想一下一个难得去逛一下书店的人,他走进书店后发现书架上的书几乎都有腰封,那你觉得对他来说书有腰封跟没腰封会有区别吗?我看过不少资料,有时也逛逛旧书店,我发现,以前的书都没有做腰封,可书照样好卖呀,作家也照样能成名呀。也许你又会说,那是因为以前通讯科技没那么发达,所以读书买书的人就比现在多。可我觉得这根本就是借口。各位想想看,以前通讯科技没那么发达,人们还是知道托尔斯泰是谁呀,托尔斯泰第一次出书的时候那个时代有多少人知道他出了书?他还不是照样是那个时代的畅销书作家。换一个例子来说,古代既没电视又没电脑,哪怕所有人都不关心国事,人们还是都知道当皇帝的是谁呀,只是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而已。这足以说明:在书的腰封上做那种推荐广告根本就没必要,反倒拉高了设计和印刷的成本。再说了,在腰封上印那种推荐语,让我有一种出版商在做书前没有做好市场调研和对自己生产的东西不自信的感觉。原因是什么我不想说太多,这句话足以说明:哪怕我从来不看书,我也知道张嘉佳是谁,因为我也玩微博。
       以上说的都是装帧设计上的东西,现在我想谈谈书的内容。
       刚才我说到了微博,微博也算是一种数字出版,但这个我想放到后面来谈。不过,我们可以看看现在市面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内容有不少都是直接从微博上摘下来的,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些书里面的文字几乎就是废话,说内涵没内涵,说新意又没新意(还有那些影视明星或歌手出的书也是这样)。按理说,这种书应该是不好卖的,甚至是不应该出版的,因为那些东西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可实际情况是这种书的出版量越来越大,而且竟然有人去买!请不要误会,我这么说,完全没有鄙视买这种书的人的意思。大家应该想到,其实看书跟看电视看电影有一个点是相通的——现在国内的电视节目和电影质量都很糟糕,但还是会有人买票,为什么?因为现在我们的生活节奏都很快,都很累,再加上信息量爆炸的冲击,这导致了我们都患上了一种选择困难症和某种惰性。比如说,今天我上班工作很累,回到家后想看会电视再睡觉,由于电视节目太多了而且类型都差不多,我懒得选,随便一个频道上面播什么我也就看什么,哪怕那节目有多无聊多难看,反正我的目的只是放松而已。因此,既然我都已经懒得选了,为什么你就不能把内容做好点,能让我放松之余得来又能提高一下我的思维水平呢?
       我就特别反感某些出版界(包括影视和动漫行业)的头头说什么市场这市场那的。所谓市场,其实就是读者,所以把问题都归咎于市场,就基本上是在说大多数读者都是些没内涵的家伙。现在国内的出版业已经进入了这个死循环:出版商出烂书——难得去一次书店的读者不知道买什么书看好,消脑的又没那么多时间看,就看哪本封面不错的就买了,结果看了才知道是本破书——有人买了,这书能卖,出版商就继续出烂书——又是这些书,他妈的,唉,可太消脑的书又看不下,就凑合着买来看吧——烂书又卖出去了,出版商就依然出烂书……写到这里,哪怕会得罪人,我还是不得不说:现在国内的出版市场之所以那么糟糕,就是被这种出版商给搅坏的。
      从文化多元的角度来讲,烂书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我们不能因此而经常做烂书。书籍,从古到今,都是人类传播知识用得最广泛也是最重要的途径。因此做出版的人除了要会懂赚钱,还要认识到自己有提高人民群众知识水平的责任。我这人不爱跟别人啰嗦大道理,所以这种话我还是尽量少说。我只是想问问各位编辑,各位出版商,你们真的懂市场吗?真的知道读者想看什么书吗?


       我个人很喜欢逛书店,无论是大型的图书批发市场、独立书店还是旧书店我都爱逛。据我观察,不论是在哪种书店,都很少看到老人的身影。那这是不是说大多数老人都不爱看书呢?我认为不是,实际情况也不是。老年人明明比年轻人还闲,可逛书店的频率反倒没有年轻人的高,原因我个人目前能想到的有这么三点:1)身体素质差而导致出行不便;2)活了大半辈子家里已经存了很多书,而且大多数都值得回味,所以没必要跑去书店买新的(藏书家那就说不准了);3)儿女没空或不愿陪自己逛书店。对于这三点原因,我把焦点放在了第一和第三点上。对此,我觉得实体书店应该增设一种营业服务,而且最好政府也能参与进来。
       不仅是老人,对于残疾人也有这种必要:政府、出版社和书店(包括电商)应该联合起来,定期向这两大人群提供书籍的推送服务,而且要做好宣传工作,教会老人如何上网买书。残疾人中的盲人也是要看书的,所以才会有盲文;但盲文版书籍还不是很丰富,而且这一群体的人买书并不方便,所以政府和出版社是有责任来做好这种福利工作的。不过这就牵涉到福利政策的问题了,我现在谈的是出版业,所以这个问题我在这里就点到为止。
       继续说回书店。我和大多数90后一样喜欢新鲜事物,但对于书店,我个人偏好于逛那种装潢一般、不卖咖啡的普通书店,因为我逛书店的目的很简单:买书,而不是喝咖啡。现在国内那种模仿西方书店的独立书店我觉得都很没意思,卖的书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样(如村上春树、东野圭吾、马尔克斯和旅游一类的书),而且咖啡味盖掉了书香味,再加上那些喝咖啡的人聊天声音特别大,一点阅读氛围都没有。说实话,虽然我也想在将来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书店,但我是绝不会开实体书店的,我宁愿开一家纯粹的咖啡厅也不会开一家挂着书店牌子的咖啡店。不可否认,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实体书店不应该只卖书,但这种书店难听点说就是山寨,既没本土特色又没有掌握到西方国家的那种文化内核。可还是会有人去消费,这些消费者当中以青年和小清新居多。这说明了不论你开什么样的书店,氛围是很重要的。那问题就来了:纸质书越来越不好卖,到底是出版社的问题还是书店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无法、具体地回答,毕竟我个人的认知水平有限,我只能说两者都有问题。
       上面说的那种独立书店在国内已经是比较常见的了,还有一种独立书店是既卖书也做书的书店,比如苏菲书店和杂字书店。这些书店都非常有特色,主要是因为他们卖的书中独立出版的占了一个大数。那种书店的老板到底是拿钱养书店还是拿书店生钱我不清楚,但可以这么说:他们的独立出版物已经对传统出版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也给普通的实体书店开展了新的运营思路。所以我才说纸质书好不好卖,出版社和书店都有各自的问题。


       其实,现在也好,未来也罢,纸质书好不好卖,最关键的还是得看数字出版。
       尽管通讯科技越来越发达,现在卖书的电商还是以卖纸质书为主。另外,国内的网络小说网站的运营模式不外乎这样:眼见一个网络小说家的作品点击率和阅读率非常高了,就将其印刷成纸质书来卖,这不仅能让网站赚到钱,网络小说家也赚到了名次和高厚的稿费。这就说明尽管现在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当作家的信息时代,但我们还没能跳出传统出版的圈子。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政府。
        (也许由于我自己是一个广东人,大陆的许多事我总喜欢拿香港的来比较。)
       先说版权。从总体上来说,大陆人的版权意识低于香港人许多,这跟教育与宣传力度有关。再看版权法,明明大陆的经济水平已经赶上香港了,却法制水平依然明显低于香港。而且,在数字出版这一块领域上,大陆的版权制度可以说是一片空白。然后是稿费。在大陆没有所谓的职业作家,但在香港就有,因为我们的稿费真是少得可怜,而且稿费制度多年来一直没有实质性改革。最后就是出版自由。这个问题前面已经谈过,所以这里不再赘述。
       虽说在短期内,电子书不会完全取代纸质书,但数字出版的优势已经很明显了,而且肯定会逐渐取代传统出版的地位。
       由于电子书是一种虚拟读物,所以它的制作成本肯定比纸质书的要低很多,也因此它就可以卖得比纸质书要便宜。我们不妨试想,收入水平不高的家庭,这种家庭的孩子,由于家里穷,一本书哪怕只是二十几块钱对于他们来说也是贵,更何况有些书卖一百多的呢?但数字出版一旦成为主流后,他们只要有一台便宜的手机或电子阅读器就能读到许多以前想买但没法买的价格便宜的好书。这不仅对读者来说是好事,对写作者来说也是好事。
       我在前面就说过: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出版业正处于转型期。那么,我们该怎么转型呢?以下是我个人想到的,希望能给位电商和出版人有所启发:
1.政府完善版权法,并加强执行和宣传教育的力度;改革出版法和著作权法,比如使写作者可以直接向政府申领书号和提高稿费标准。
2.电商应多与出版社和印刷企业合作,共同研发出便于人们阅读的的电子阅读器或软件。搞科技和搞IT的千万不要以为做电子书就没必要跟出版社和印刷企业合作,因为他们的出版和排版设计经验比其他行业都要丰富得多。而且,做出来的电子书要有安全性,以免被盗版——这都是技术性的问题。
3.传统出版不能因为受到电子书的冲击了就跟数字出版对着干,这对谁都没好处,而应该主动向电商或某些科研机构合作,实现转型(出版社和电商如何实现共赢,这其中有很多东西需要探讨,但我经验有限,想不了那么多)。
4.如果以上三点都做到了,那政府、电商和出版社就可以尝试模仿淘宝的模式,给写作者一个平台,使写作者能自主在这个平台上写书卖书——比如说,我在某电商网站上开一家只卖自己写的书的电子书店,书写完后向政府申领书号,哪怕我写的东西很差劲,但我没写违法的东西呀,出版社也奈何不了我呀,我也不必费心思跟编辑讨价还价了,然后就可以很方便地在网上卖书,自负盈亏;而且我在网上卖书还能自己利用微博等网络社交工具来做广告,这多方便。
       其实国内已经有网站有点像我所说的那样去做的,例如百度阅读,但百度在版权维护这方面做得实在是差。而国外呢,做得比较牛比较大的那肯定就是亚马逊了——自己研发电子阅读器(kindle),而且经常跟出版社合作推出许多电子书,前段时间还开始让作家在上面卖自己写的电子书(可是在版权这一块他也做得不大好)。
       因此我是很看好数字出版的,因为各大网站的头头们已经找到了发展方向,可由于政府在出版这方面似乎不怎么操心,导致这个转型期无法更好地度过。不论是什么产业,政府都应该发挥出他的作用:宣传、管理和服务。我就特别希望政府在对待出版业上能跟对高科技产业那样提供必要的政策支持。
       说实话,虽然我喜欢看书,但以后有资本了我可绝对不会开实体书店,除非我钱多到没地方花。这不是说我自己也像我父亲那样不看好出版业,而是我觉得我已经看到了出版业未来的走向——那就是数字出版。而且我非常看好出版业的明天,因为书自他诞生以来就从未离开过人类,只是载体会随着科技的发展而不断变化,比如说《论语》,这书在春秋时期明明是竹卷,为何现在是纸质书呢?原本这篇文章我是想模仿卡佛那本书而题为“当我们谈论出版时我们在谈什么”的,但由于写在2014年的尾巴,和对未来的展望,我就决定把题目叫做“中国出版业的明天”,但愿中国出版业的明天会更好。在此也向各位出版界的前辈问个好,因为我也感受到这几年书确实是越来越不好卖,而且今年暑假我自己就亲身做过一些小书,深知一本书的诞生的背后真的要付出许多,所以我非常佩服你们的付出与坚持。
  
                                                                                                        作者:谭瑞心
                                                                                         转载须经作者本人同意和注明出处

评论
Top

© tanjinliang7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