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是个颓废的家伙,电音控,略懂艺术,想给自己的云音乐专辑或独立出版物做封面图都可以联系我

 

小王子(上)

                                                               献给里昂•沃斯
恳请各位小朋友原谅我把这本书献给了一位大人。我有三个真诚的理由:一是这位大人是我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二是他什么都懂,哪怕是写给小孩子看的书;三是他住在法国,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需要别人给予他关心。如果有这三个理由都还不够的话,那我就把这本书献给小时候的他。每一个大人都有过小时候(遗憾的是没多少人记得这一点)。所以我就把题献改成这样吧:
                                                         献给小时候的里昂•沃斯



1
我在六岁的时候看过一本讲述关于原始丛林的书,叫做《真实的故事》。书里有幅插图很漂亮,画的是一条大蟒蛇大口吞下了一头猎物。我把它临摹了下来,就是这张:
那书上面写着:“蟒蛇把猎物嚼都不嚼一下地吞下后,就静静地地睡上六个月来消化吃掉的东西。”
当时我脑袋里全是丛林冒险的事,并费尽心思画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张画。是用彩色铅笔画的,就是这张:
我把自己的杰作拿给大人们看,并问他们有没有被我的画吓到。
可是他们说:“一顶帽子有什么好吓人的?”
我画的不是帽子,而是一条刚吃掉一头大象的蟒蛇。大人们总是要有解释才行。为了让他们能看懂,我只好把蟒蛇的里面画出来。于是有了我人生中的第二张画:
然而那些大人奉劝我把画丢掉,不管上面画的蟒蛇有没有画里面,还说我应该多用功学习,像地理啦,历史啦,算术啦,语法啦之类的。我为我的两幅失败之作而感到气馁。因此,我在六岁那年放弃了当画家这一远大的理想。大人们总是不能靠自己把事情搞懂,还要当小孩的来解释个无数遍,这可真累人。
后来我不得不走上另一条道路:学会了开飞机。这世界的许多地方我都飞过。地理学真的很有用,尤其在晚上迷路的时候,哪怕是匆匆一眼我也能分得出下面是中国还是亚利桑那。
因为这份职业,我的一生中见识过不少严肃的人。我花了很多时间和这些大人呆在一块,并仔细观察过他们……但没一个能改变大人在我心中的形象。
每当我碰见一个大人,要是他看上去很聪明的话,我就试着把经常带在身上的那第一张画拿给他看。我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什么都懂。但我得到的回答不外乎是:“这是一顶帽子。”这时候我就会绝口不提什么蟒蛇呀,丛林呀或星星之类的东西;并把自己弄得像所有的大人那样,只谈桥牌啦,高尔夫啦,政治啦,领带啦。然后这位大人就会为自己认识到这么一个通情达理的人而感到高兴。


2
一直以来我都很孤独,跟谁都没能真的谈得来。直到六年前,由于飞机出了故障,我迫降在撒哈拉沙漠上。发动机里有什么东西坏掉了,加之这次飞行并没有机械师和乘客的参与,我得自己一个人来把飞机修好。当时有一个关乎我性命的问题是:我所带的水只够我喝八天。
第一个晚上我便睡在这荒无人烟的沙漠上。就算是一个遭遇了海难的人,他在大海之中搭着一块木头漂流着也不会像我这般无助。因此你可以想象一下,黎明时分我被惊醒过来了是什么样子的。那是一个奇妙而又娇嫩的声音:“麻烦你……给我画一只绵羊。”
“啊?”
“给我画一只绵羊……”
我像被雷击中了那样一下子跳了起来。我揉了好几下眼睛,往前一看:是一个特别的小家伙,他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这是我后来给他画的一幅的肖像。当然这跟他的样子差很远。但我也很无奈。毕竟我在六岁的时候由于那些大人而放弃了当画家,而且后来除了画蟒蛇的里面和表面外,我没再学过画画。
总之我很惊讶地看着他。可别忘了当时我处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之中。然而这小家伙看上去并不疲惫,肚子不饿,也不口渴;而且没有一丝恐惧感。他一点都不像是在这荒漠里迷了路的小孩子。等我终于能张口说话的时候,我问他:“可是……你在这里要干什么?”
他又重复了一遍,样子很认真,语气平缓,“麻烦你……给我画一只绵羊……”
面对一个强大的神秘事物时,你能做的就是服从。正身处于远离人烟的荒漠与危险之中的我,尽管这看上去荒诞不经,但我还是从口袋里取出纸和笔来。但我脑袋里想起的基本都是学过的地理啦,历史啦,算术啦,语法啦之类的,所以我(有点无奈地)跟这小家伙说我不会画画。
他说:“没关系的,你就给我画一只绵羊。”
我从没画过绵羊,便只好从以前的两张画里挑了其中的一张给他看——画蟒蛇外表的那张。而他的回答使我大吃一惊:
“不,不!我要的不是肚子里有一头大象的蟒蛇。蟒蛇太危险了,大象也很碍地方。我住的地方没那么大。我要的是绵羊。请你给我画一只绵羊。”
我便照他说的画了。
他仔细地看了一下,说:“这只不行,病恹恹的。请再画一只。”
我画了第二只。他友善、温和地笑着说:
“你可以自己看看……这不是绵羊,而是山羊。它头上有角……”
我就再画了一只,可还是跟之前两只一样不行:
“这只太老了。我想要的绵羊是能够活很久的。”
我已经不耐烦了,因为我得抓紧时间修飞机,就随便地画了几笔,说:“这是一个箱子。你想要的绵羊就在这里面。”
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位小评判显得很满意。“这就是我想要的!你觉得这只绵羊要有一片大草坪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住的那个地方什么东西都很小……”
“肯定够它吃的。我给你画的是一只很小的绵羊。”
他专注地看着那张画。“它看上去没那么小……看!它要睡觉了……”
这就是我认识小王子时候的情形。


3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这位小王子,总有很多事情要问我,可到我问他的时候,他经常表现出没听到的样子。关于他的事,我是从他随口说的话里,一点一点知道的。比如他第一次注意到我的飞机(我没把它画下来;因为对我来说它的构造很复杂)的时候,他问道:
“这是什么玩意呀?”
“这不是什么玩意。它会飞。是一架飞机。是我的飞机。”
我自豪地跟他说我会飞。他就惊叫道:
“哇!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是的,”我谦虚地说。
“噢!这真好玩……”小王子愉快地大笑了起来,但这让我很恼火。我可不喜欢在自己有困难的时候别人幸灾乐祸。随后他说,“原来你也是从上面掉下来的。你来自于哪一颗星球呢?”
这是我能了解他谜一般地存在的第一条线索,我便赶紧问道:“你是来自于另一颗星球的吗?”
但他没有回答我。他只是看着我的飞机,摇了摇头,说:“当然,从这东西来看,你的那颗星球应该离这里不太远……”然后他就陷入了沉思之中很长一段时间。随后,他从口袋里取出我给他画的绵羊,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件珍宝。

你可以想象到我对他说的那句“哪一颗星球”是有多么地好奇。我想知道更多:“小家伙,你是从哪里来的?你说的‘我住的地方’是哪个地方?你要把我给你画的绵羊带到哪里去?”
他默默地思考了一会才答道:“你给我的这个箱子很好,绵羊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拿这来当屋子。”
“这当然啦。要是你乖的话,我就再给画一条绳子和一根木桩,这样你就可以一整天拴住它了。”
这话似乎让小王子不快。
“拴住它?真是一个怪主意!”
“可是你不这样做的话,它会溜掉的,然后就不见了。”
我的朋友又大笑了起来。
“它能溜到哪?”
“哪里都有可能。比如说一直往前走……”
这时候小王子正儿八经地说:“就算是这样也没关系,我住的那个地方不大!”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随后他补充道,“一直往前走,你也走不了多远。”


4
因此我又有了重大的发现,他居住的那颗星球并不比一座房子大多少!
我没有为此而感到惊讶。我很清楚除了地球、木星、火星和金星这些有名字的大行星外,宇宙里还有无数的小行星,小到有时候用望远镜也很难看到。当天文学家新发现了一颗小行星时,就会给它编一个号码当做是名字。比如“325号小行星”之类的。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小王子来自于B-612小行星。它只被一个土耳其天文学家用望远镜发现过一次。那是在1909年,他把这个发现发布在国际天文学大会上。但由于他的衣着,仅此而已,那些人并不相信他。大人总是这样。
幸好后来土耳其出了个独裁者,他下令国内所有人都不可以穿欧洲的服饰,否则处以死刑。B-612小行星的名声这才传了开来。1920年,那个天文学家穿着高格调的西装又作了一次报告。那时没人不相信他的话。
如果不是考虑到那些大人,我可不会给你说那么多关于B-612小行星的编号的事情。他们就喜欢数字。当你谈论到一个新认识的朋友时,他们总喜欢问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他们从来都不会这么问:“他的声音是怎么样的?他最喜欢玩什么游戏?他有收集蝴蝶标本吗?”他们只会问这些:“他多大了?他有多少个兄弟?他体重多少?他爸爸的收入如何?”问完这些后他们就觉得自己已经了解这个人了。如果你跟大人说:“我看到一座漂亮的红房子,窗户上种满了花,屋顶上还有鸽子呢……”他们不会想象得出这房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你得这么跟他们说:“我看到了一座价值十万法郎的房子。”他们随即会惊叹道:“多美的房子呀!”
所以要是你跟他们说:“小王子是真的存在的,证据就是他可爱,喜欢笑,还想要一只绵羊。想要一只绵羊就是他存在的证据。”他们就会耸耸肩,并把你当小孩来看待!但要是你这么跟他们说:“他来自于B-612小行星。”他们当即相信你说的话,而且不再问其他的事。他们就是这样。你不必怪他们。当小孩子的应该要多体谅一下大人才行。
当然,我们不去关心数字也能理解人生的意义!我真想把这个故事当做是童话故事来开讲。就像这样:
“从前,有位小王子住在一颗并不比他大多少的星星上面。他希望有一个朋友……”对于那些明白生命之所在的人来说,这样的故事才是真实的。
其实,我并不希望我的这本书没有受到尊重。回忆那些事对我来说真是太折磨我了。我的朋友,带着他的绵羊离我而去已经有六年之久。我在这里花这么多功夫来描述他,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忘记他。忘记一个朋友是件难过的事情。并非人人都有朋友。而且未来的我可能会变得跟其他大人那样,除了数字外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正因为这样我才买了一盒颜料和几支铅笔。像我这样的年纪再拿起笔来画画可不容易,要知道我只在六岁的时候画过两张画,那两张便是一条蟒蛇的外表和它的里面!当然,我肯定会尽我所能把画画好。但到底能画得多好我就说不准了。有时这张还过得去,那张就差得远了。比如说画小王子,我总是拿不准他的身高。一时把他画得很高,一时又把他画得很矮。他的衣服的颜色也是。我只好竭尽所能慢慢地去摸索。可是到最后呢,有很多关键的地方都画错了。不过各位一定要原谅我呀。大概是以为我和他是一路人的原因,我的朋友经常不把事情说清楚。遗憾的是,我已经不能看到箱子里的绵羊了。估计是现在的我有点像那些大人了吧。我肯定是老了。


5
关于小王子的星球,还有他是怎么离开那里展开旅程的,我每天都有进一步的了解。这都是从与他谈话的过程中一点一点知道的。就在第三天,我听他讲述了关于猴面包树的事。
再一次多得那只绵羊,小王子心里有什么困惑需要解开似地突然问我:
“绵羊真的吃灌木吗?”
“嗯,对的。”
“哈!这好极了。”
我不明白绵羊吃灌木这种事有什么了不得的。不过小王子接着说道:
“那就是说它也吃猴面包树喽?”
我说猴面包树不是灌木,它跟教堂里的那些树一样高,而且哪怕他带着一大群大象到他的星球上,它们也吃不完一棵猴面包树。
这个让大象吃猴面包树的主意让小王子笑了。
“要是这样的话就得让它们一头一头地堆起来了。”
不过他脑筋转得很快:
“猴面包树在长高以前也是矮矮的。”
“说的对!但你为什么会想到让绵羊吃小猴面包树呢?”
他说:“唔,你不知道吗?”那样子就像是在说我们正谈论着大家都明白的事。可是要自己一个人来把这弄懂我得绞尽脑汁才行。
其实,小王子的星球跟其他的星球一样,上面既有好的植物也有坏的植物。好种子生出好植物,坏种子生出坏植物。但种子是藏起来的。它们在土壤里安静地睡着,直到自己想醒了才起床。这时候它们害羞地向太阳伸出纯洁迷人的嫩枝,伸过懒腰后便开始发芽。如果它们是萝卜或玫瑰的种子,你看着它们长起来就行了。但如果长出来的是坏植物的话,你一认出来了就赶紧将其拔掉。在小王子的星球上就有那些可怕的坏种子——猴面包树的种子。它们遍布在他的星球上的土壤里。所以要是你稍不注意的话,就别指望能把猴面包树除掉了。它们的枝根会钻过土地,整颗星球都属于它们的了。而且要是那星球很小,上面还全是猴面包树的话,它们肯定会把它撑破成碎片。
“这问题很严重,”随后小王子跟我说,“早上你洗漱和穿戴好后,就得去打理好自己的星球了。你得定期把猴面包树拔掉,而且要区分出幼苗时期的蔷薇和猴面包树,因为它们长得太像了。这工作是很单调,不过很好完成。”
有一天他建议我把他的星球尽我所能地画下来,这是为了提醒各位小朋友。“要是他们哪一天出外旅行,”他说,“这也许对他们有用。有时候偷懒一下没什么。但要是碰上了猴面包树,那可是不得了啦。我知道有颗星球上住着一个懒人,他没把三棵矮树放在心上……”
因此,我按小王子所描述的,把他的星球画了下来。我并不喜欢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来说教。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猴面包树的危害性,如果有人在一颗小行星上迷路了,这可是很危险的呀。所以现在我不能沉默下去了。我要说:“小朋友们,要小心猴面包树呀!”我花了那么大的功夫画这幅画,就是为了提醒和我一样,之前一直不知道有这种危险存在的各位朋友。为此我愿意付出很多。也许你会问:“为什么这书里的其他画都没这张猴面包树的画得好看?”答案很简单:其他画我是用心去画的,但并不是都能画好。画这张画的时候,有一种紧迫感使我画得很起劲。


6
噢,小王子!我就这样慢慢地知道了你那一小段忧郁的日子。有很长一段时间,你只喜欢看日落。我是在第四天的早上知道这一点的。你说:
“我很喜欢看日落。现在我们一起去看吧……”
“现在不能,要等……”
“为什么呀?”
“太阳还没下山。”
你先是显得很惊讶,随后就笑着对我说:“我还以为自己在家呢!”
确实,如大家所知,美国中午的时候,法国那边的太阳正在下山。如果你能用一分钟飞到法国,就可以看到日落了。遗憾的是法国离这远着哩。不过在你的那颗小行星上,你只需把椅子挪一下就能随时看日落了……
“有一天我连看了四十四次日落!”随即你又说道,“你知道,一个人难过的时候,日落总显得那么美……”
“那你连看四十四次日落的那天是不是心情很不好?”
小王子沉默了。


7
第五天,再一次多得了绵羊,小王子把他生活的另一个秘密告诉了我。某些事他似乎已经默默地想了许久,毫无征兆地突然问道:
“绵羊吃灌木的话,那它也吃花的吧?”
“它见什么吃什么。”
“有刺的玫瑰也吃?”
“嗯,有刺的玫瑰也吃。”
“那长刺有什么好处呢?”
我不知道。当时我正忙着把发动机上一颗上得很紧的螺丝拧开。看来这个故障并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简单,这让我很担心,而且我害怕水万一不够喝了情况会变得更糟糕。
“长刺有什么好处呢?”
小王子一问起问题来就没完没了。那螺丝弄得我很烦,我就敷衍他说:
“长刺没什么好处——那只是花要做坏事的方式!”
“哦!”一阵沉默后,他接受不了我的答案似地说,“你说谎!花是娇弱的。所以她们才会天真地用一切方式来让自己不受伤害。它们相信身上的刺可以保护自己……”
我没回他的话。当时我心里想着,如果这螺丝还是不肯松一下的话,我就拿锤子对付它。可小王子又让我分了神。
“你却说花……”
“好了啦,我什么想法也没有!我只是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我有要紧事要忙哩!”
他惊讶地看着我。
“‘要紧事’!”
我手里正握着锤子,而且满手机油,还对着一个讨他厌的东西弯腰。
“你说起话来跟那些大人没两样!”
我为此感到有点羞愧。但他直言不讳地继续说道:
“你真糊涂……什么都分不清!”他真的很生气,金色的卷发被风吹拂着。“我知道有颗星球上住着一个红脸的先生。他从没闻过一朵花,没望过一颗星星,而且没爱过任何一个人。他除了做账外什么也不干。他就和你一样,老是说:‘我有要紧事要干!我有要紧事要干!’他很高傲,不过他什么东西都算不上——他只是一朵蘑菇!”
“只是什么?”
“一朵蘑菇!”此刻小王子气得脸都白了。“花从好几百万年前就有长刺了。绵羊也同样在好几百万年前就吃花了。既然长刺没用,那她们这么努力地长刺是为什么呢,其中的原因是什么难道不要紧吗?绵羊与花之间的战争难度不重要吗?这些事跟那个红脸胖先生的做账比起来,难道是不值一提的吗?如果世界上除了我的星球外,有一朵独一无二的花长在某个地方,而且那里有一只小绵羊在某个早上呆呆地把那朵花一口吃掉——难道这不重要吗?”这时他的脸变红了,继续说道,“如果有个人爱上了一朵花,这花长在了数以万计的星星之中的其中一颗上,那他只要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就会感到无比幸福。他会对自己说,‘我的花就长在某颗星的上面……’但要是有只绵羊把那花吃了,这在他看来,所有的星星就会顿时变得黯淡无光。难道这不重要吗?”
他说不下去了,而且哭了起来。夜幕将至,我扔下手中的工具。我怎么可以把锤子呀,螺丝呀,口渴呀,死亡呀放在心上?因为在这里的一颗星球上,地球,一颗我住在这上面的星球上,有一位小王子需要安慰!我抱着他,摇曳着他,说:“你爱的那朵花很安全……我会给你的绵羊画一只口套的……还会给你的花画一道栅栏……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觉得自己真蠢!不知道如何走近他,触碰他……泪水的本质,真是难以捉摸。


8
没过多久我就知道了更多关于那朵花的事。以往在小王子的星球上,经常长着一些很普通的花,她们既不占地方也不挡道,只有几片花瓣来作为自己的衣裳。她们会在晨间从草丛中长出来,到黄昏时分就枯萎。不过有一天,一颗神秘的种子发芽了,她和其她的花都不一样,因此受到了小王子的密切关注。这也许是猴面包树的新品种。但她停止了成长,而且显示出了要开花的迹象。小王子看着她长出了一朵大花蕾,就有预感某种奇迹将会从中绽放。然而她一直呆在自己的绿房子里打扮着,一会选这件衣裳,一会又选那件,心思特别多。她不想跟罂粟花一样,才没出来多久就黯淡下去了。她要以最美的姿态来展示自己。没错,她很要面子。她就这么故弄玄虚地打扮自己,一天又一天。直到某个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她出来了。
她为了把自己打扮得最美而花了不少地精力,打着哈欠说:“唉,我还困着呢……真不好意思……我邋里邋遢的……”
小王子没忍住自己的惊喜之情。
“你真漂亮!”
“是嘛?”她可爱地说,“我可是和太阳一起出现的哩……”
小王子觉得她真是傲娇,但她实在是太美丽了!
“现在是早餐时间吧,”她说,“你可以给我弄些什么吃的吗?”
小王子立刻找来了一壶水,害羞地将其浇淋到她身上。

没过多久,她那难以满足地虚荣心使他很苦恼。比如有一天,她谈起自己的四根刺时对小王子说:“我才不怕老虎的爪子哩!”
“我的星球上没有老虎,”小王子回敬道,“而且呀,老虎不吃杂草。”
“我不是杂草,”她亲切地回应道。
“对不起……”
“我不怕老虎,但我怕风。你有屏风吗?”
“怕风……对植物来说这可不是好事,”小王子说,“这花可真够特别的……”
“到晚上了你就拿玻璃罩把我盖住。你这里真冷——我很不舒服。我来的那个地方……”
她一下子打住了话头。她来这里的时候是一颗种子,不知道其他的地方是怎样。
被人发现自己撒了这么幼稚的谎,她觉得这真丢脸,就立即咳了两三下,以此表明自己没错。她对小王子说:“屏风呢?”
“我正想去找,但你一直在和我说话!”
她立即又咳了几下,就为了让小王子知道错的是他,而且他得为此而感到惭愧。

因此,尽管小王子很喜欢她,但不久以后他就有点不相信她了。他以为那些无关紧要的话都很重要,所以到头来他很不开心。
“我真不该听她的话,”有天他对我吐露心事,“花说的话都没必要听。你只管看和闻她们就够了。我的花使我的星球芳香四溢,但我不懂得如何融入其中。那些老虎爪子的话我应该感到怜悯才是,而不是生气……”
他接着说:“那时候我什么也不懂。她到底是怎样的,应该以她做了什么为准来判断,而不是她说了什么。她点缀了我的星球,赋予了我生命之光。我真不该就那样一走了之!她笨拙的谎言背后是有着怎样的温柔我应该看到才是。花就是这么傲娇!但当时我还小,不懂得怎么去爱她。”


9
我想他是在一群野鸟迁徙时趁机离开她的。启程的那天早上,他把自己的星球完好地打理了一遍。他的星球上有两座活火山,可以用来热早餐,很方便的。他仔细地将它们疏通好。不过他还有一座死火山,他说:“谁知道它会不会爆发!”所以他把它也疏通了。火山疏通过后,就会有规律地缓缓燃烧,而不会爆发。火山爆发跟火往烟囱上面串一样道理。当然,地球上的我们太小了,没法去疏通火山。正因此,它们才会给我们带来那么多麻烦。
小王子还拔掉了几棵猴面包树的幼芽。他有点伤感,觉得自己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在那个早上,星球上的一切都显得很美。尤其是在他最后一次给那朵花浇水,给她盖上玻璃罩时,他很想哭。
“再见,”他对花说。
然而她没有回应他。
“再见了,”他重复道。
花咳嗽了,这不是因为她受凉了。
“之前我可真傻,”终于,她开口道,“请你原谅。祝你幸福。”
他为没受到责备而感到惊讶。他手里拿着玻璃罩,茫然若失地站在那里。他不明白何为平静的蜜语。
“我确实爱你,”花对他说,“你领会不到是我的过错。这没什么。但你和我一样真傻。祝你幸福……把这玻璃罩拿走吧,我不再需要它了。”
“但是风……”
“我没那么柔弱……我是一朵花,晚上的空气对我有益。”
“但是那些野兽……”
“如果我想认识蝴蝶的话,两三条毛毛虫我是受得了的。它们看上去真漂亮。你走得那么远了,会有谁来欣赏我呢?至于那些野兽,我不怕,我也有爪子。”她天真地展示出自己的四根刺,接着说道,“你还站在这里干吗,真烦。既然你决定了要离开这里,就赶紧走吧。”
她这么说,是因为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流眼泪。她真是一朵傲娇的花呢……


10
他的星球的附近还有其他小行星,分别是325号、326号、327号、328号、329号和330号。为了让自己过得充实和学到更多的东西,他开始游历这些星球。
第一站的星球上住着一个国王。他穿着紫色的长袍,他坐在一张简单而又庄严的王座上。
“哎呀!这里有一个臣民!”这位国王注意到小王子时惊叫道。
小王子对此感到疑惑,他从没见过我,怎么会知道我是谁呢?他并不知道这世界对国王来说是很简单的:所有人都不过是臣民。
“走近点,好让我瞧瞧你,”国王说。他为终于有自己的臣民了而感到自豪。
小王子想找个地方坐下,但整个星球都被那华美的长袍盖住了。所以他一直站着,过了一会后有点累了就打起了哈欠。
“在国王面前不许打呵欠,”国王对他说,“我不许你打哈欠。”
“我做不到,”小王子难为情地说。“我一直在旅行,没有睡过觉……”
“那我就命令你打哈欠,”国王说。“我好几年没见过别人打哈欠了。我对这很感兴趣。喏,再打一次哈欠!这是命令。”
“你吓到我了……现在我打不了哈欠,”小王子说,脸都红了。
“那好吧!”国王说。“我就……我就命令你一时打哈欠一时……”
他哼哧哼哧的,看上去不大高兴。
国王其实是在强调人们要敬畏他的王权。他是一个专制的君主,不能容忍有人不服从于他。但同时他是个好人,他所下达的命令都并不过分。“要是我下令,”他常常说,“要是我向一位军人下令要他变成一只海鸥,他却不服从我的话,那不是他的错,而是我的错。”
“我可以坐下吗?”小王子腼腆地问道。
“我命令你坐下,”国王说,威严地收拢了下长袍的下摆。
小王子不明白,这星球这么小,这位国王到底在统治什么呢?“陛下……”他试着问道,“恕我冒昧,我想问……”
“我命令你问问题,”国王抢过他的话头说。
“陛下……您统治的是什么呢?”
“一切,”国王极为简洁地答道。
“一切?”
国王谨慎地举起手,指了指自己的星球,其他的星球,还有无数的星星。
“所有的星球?”小王子问道。
“所有的星球……”国王答道。
他这么说是因为他不仅是位专制的君主,还是全宇宙的君主。
“所有的星星都服从于您?”
“当然,”国王说。“我说什么他们都得马上服从。我可不能容忍有人违反我的命令。”
小王子为这样大的权力而感到惊讶。他要是有这样的权力,就可以一天内看七十二次,一百次甚至是两百次的日落,而不是四十四次,而且不必挪动椅子!随后他想起了被自己遗弃了的小星球,感到很不开心,便大胆地向这位国王请求道:“我想看日落……请您接受我这个请求,用您的权威……命令太阳下山……”
“如果我命令一个军人像蝴蝶那样从一朵花飞到另一朵花,或者让他写一部悲剧,又或者让他变成一只海鸥,要是他不按我说的去做的话,那这是我的错还是这个军人的错?”
“是你的错,”小王子坚定地说。
“正确。下达的命令要考虑到听命令的人能不能做到,”国王继续说道。“权威首先是建立在合理的基础之上。要是你命令你的臣民去跳海的话,这只会演变成一场革命。人们之所以服从我的权力,就是因为我下达的命令都是不过分的。”
“那我的日落呢?”小王子再问道,他只要一问起问题来就会没完没了。
“你会得到你的日落的。我会下令的。但依我的学识来看,这要等到条件满足了才可以。”
“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小王子问道。
“呃……”国王在回答前查看了下厚重的历书。“呃……要等到……大概是……大概要等到晚上的七点四十分!到时候你就会看到太阳服从我的命令了。”
小王子打了个哈欠。看不到日落他觉得有点遗憾。而且他已经感到无聊了。“我在这里没什么事可做的了,”他向国王说。“我还要继续我的旅程。”
“别走!”为刚有了一个臣民而感到自豪的国王说,“别走;我任命你成为我的大臣!”
“管什么的大臣?”
“管……管司法的!”
“可是这里没有人要审判呀!”
“这就说不准了,”国王说。“我还没走访过我的国家。我太老了,走路没力气,又没有地方放马车。”
“哦,但我已经看完了,”小王子说,并再一次身体往前倾看这颗星球的另一边。“那里也没有人……”
“那你就审判你自己,”国王说。“这是最不容易做到的。审判自己要比审判别人困难得多。如果你能成功地审判自己,那说明你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智者。”
“可我去到哪都可以审判自己呀,”小王子说,“我用不着得呆在这里。”
“好吧!”国王说。“我很清楚在我的星球上有一只臭老鼠。晚上我听得见它的声音。你可以审判这只臭老鼠。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判决它是生是死。就是说它的生死都取决于你的判决。但你要考虑到这里只有一只老鼠,所以每一次你判决它死刑时都要赦免它。”
“我不想向任何人判死刑,”小王子说,“而且我觉得我是时候要继续自己的旅程了。”
“不,”国王说。
小王子已经做好了走的准备,但又不想让这位老国王感到难过。“如果您想您的王权能得到有效的实践,那您可以给我下一个合情合理的命令。比如您可以命令我在一分钟内离开这里。在我看来,这条件已经得到了满足……”
国王没有做声,小王子先是犹豫了一会,随后叹气离开了。
“我任命你成为我的大使,”国王匆忙喊道。他的威严气质展露无比。
“大人真是奇怪,”在旅途上,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道。


11
第二站的星球上住着一个轻浮自大的人。
“哈!崇拜我的人来到这了!”小王子还没着落,他就这样大喊道。在他看来,所有人都崇拜他。
“您好,”小王子说。“你戴的这顶帽子真好看。”
“这可是用来回礼的,”轻浮自大的人说。“遗憾的是,没有人来过这里。”
“这样呀?”小王子说,没听懂这个人在说什么。
“拍拍你的手,”他指导道。
小王子拍拍手,这个轻浮自大的人就谦虚地举起帽子回以敬意。
“这比之前拜访那个国王的时候好玩多了,”小王子在心里说道。他继续拍手,轻浮自大的人就继续举起帽子回礼。
练习了五分钟后,小王子就觉得这枯燥无味。他问道:“这帽子到底要怎么样才会被拿下来呢?”
但这个轻浮自大的人没有听见他的话。除了阿谀奉承的话外什么都进不了他的耳朵。
“你是不是真的很仰慕我?”他问小王子。
“仰慕是什么意思?”
“仰慕的意思就是认同我,是这个星球上最英俊、着装最佳、最富裕和最有智慧的人。”
“但在这颗星球上就你一个人住着!”
“你仰慕我就是了,认同我的这一切。”
“我仰慕您,”小王子耸耸肩说,“可是您要我这么仰慕您是为什么呢?”说罢,他就走了。
“大人真是太奇怪了,” 他自言自语道,继续自己的旅程。


12
下一站的星球上面住着一个醉汉。这次逗留的时间很短,但让小王子很郁闷。
“你在干吗呀?”小王子问道,只见醉汉默默地看着眼前一大堆空的和装满了酒的瓶子。
“喝酒,”醉汉神色消沉地说。
“喝酒是为什么呢?”小王子问道。
“为了忘记,”醉汉说。
小王子为他感到可怜,问道:“为了忘记什么?”
“为了忘记我的羞愧,”醉汉耷拉着脑袋,坦白地说道。
“你为什么羞愧?”小王子询问道,想帮助他。
“为喝酒而羞愧!”醉汉说完这话后就没再说什么了。这让小王子感到莫名其妙,他便走了。
“大人实在是太奇怪了,”在路上,他这么跟自己说。


13
第四站的星球属于一个商人。这个人有很多工作,忙得小王子来到时都没把头抬起来。
“您好,”小王子说。“您的烟快灭了。”
“三加二得五。五加七得十二。十二加三就得十五。您好。十五加七得二十二。二十二加六得二十八。我没空再把它点燃。二十六加五得三十一。哟!全加起来便是五亿零一百六十二万二千七百三十一颗。”
“五亿颗什么呀?”
“嗯?你还呆在这里?五亿零一百万……我忘了……我还有很多活要干!我有很多要紧事要做。我不能被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打扰到!二加五得七……”
“五亿零一百万颗什么呢?”小王子再问道,他的问题只要没得到答案就会一直问下去。
商人抬起了头。“我住在这个星球上的五十四年来,只中断过三次工作。第一次是在二十二年前,一只不知道是哪来的甲虫飞到我的桌子上,发出了烦人的噪音,弄得我算错了四条数目。第二次是在十一年前,我风湿病发作。我很忙,根本就没空去散步,所以缺乏锻炼。第三次就是……现在!我算到哪里了?五亿零一百万……”
“一百万颗什么呀?”
商人意识到自己别指望能继续工作了。“噢,就是你偶尔抬头望向天空时看到的小东西。”
“苍蝇吗?”
“不是,是有光的小东西。”
“蜜蜂?”
“错了,是金色的小东西,它们能让懒惰的人成天做梦。我可不是懒惰的人,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我没空做白日梦。”
“啊!你说的是星星?”
“没错,是星星。”
“你要这五亿颗星星干吗呢?”
“是五亿零一百六十万二千七百三十一颗才对。我是个较真的人,任何事都不能马虎。”
“那你要这么多星星来干吗呢?”
“我要它们来干吗?”
“嗯。”
“不干吗。它们都是我的。”
“这些星星都是你的?”
“没错。”
“但我见过一个国王,他……”
“它们并不属于国王。他只是统治它们而已……这是有区别的。”
“那你拥有这么多星星会有什么好处呢?”
“它们会使我致富。”
“你富有了后又有什么好处呢?”
“要是有人发现了其他的星球,我就可以买下它们。”
小王子在心里说道,“这人的思维方式跟那个醉汉有点像。”尽管如此,他还是继续问道:
“一个人怎么能拥有这么多星星呢?”
“那这些星星属于谁了?”商人不忿地回应道。
“我不知道。它们谁也不属于。”
“那它们就是我的了,因为我是第一个这么想的人。”
“就这样?”
“正是。比如说当你发现了一颗不属于任何人的钻石,那它就是你的了。又比如当你发现了一座不属于任何人的岛屿,那它就是你的了。再比如有个新主意你是第一个想出来的人,你就可以去申请专利独享它。所以这些星星都是我的了,我是第一个想到占有它们的人。”
“这样呀,”小王子说。“那你要这么多星星来干吗呢?”
“我经营它们。我要一遍接一遍地计算出它们的数量,”商人说。“这活可不好干,但我是个热爱工作的人!”
这仍未能让小王子信服。“如果我有一条围巾,我可以把它围在脖子上并带走它。如果我有一朵花,我可以把挖走。但那些星星你不能摘下来呀!”
“你说的没错,但我能把它们存入银行。”
“这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我把我的星星的数目写在一张纸条上,然后将它锁在抽屉里。”
“就这样?”
“这就够了!”
“这真好玩,”小王子想道。“而且富有诗意,但这不是要紧事呀。”小王子对于何谓要紧事的想法跟大人很不一样。
“我拥有一朵花,”他说,“我会每天都给她浇水。我有三座火山,我会每个星期都疏通一下它们,包括其中的一座死火山,因为它会不会爆发这很难说得准。所以呢,我拥有它们,它们也就获得了好处。而对于那些星星来说,你却是没用的。”
这位商人张口结舌,而小王子则走开了。
“大人真是太奇怪了,”一路上,小王子都这么想道,“不想这么想都不行。”

评论
Top

© tanjinliang7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