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是个颓废的家伙,电音控,略懂艺术,想给自己的云音乐专辑或独立出版物做封面图都可以联系我

 

小王子(下)

14
第五站的星球非常奇妙,而且是最小的一颗,小得上面只够容得下一盏路灯和一个点灯人。小王子怎么想也不明白,在宇宙中,一颗既没有居民也没有屋子的星球上,这盏路灯和这个点灯人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但他又在心里想道:
“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个呆子,不过跟那个国王、轻浮自大的人、商人和醉汉比较起来,他算是好的了。起码他的工作有那么点意义。他把路灯点亮时,就像是点亮了一颗星星,也像是给一朵花带来了生机。而他把路灯熄灭时,就像是把这颗星星和花带入安宁的世界。既然这份工作是美好的,那也就是有意义的。”
当小王子降落到这颗星球时,他有礼地向点灯人问好道:“早上好。你刚才怎么把灯熄了?”
“早上好。”点灯人答道,“规定是这样的。”
“什么规定?”
“把路灯熄掉。晚上好。”他又把路灯点亮了。
“那你为什么又把灯点亮呢?”
“规定是这样的。”
“我不明白,”小王子说。
“这不需要明白,”点灯人说。“规定就是规定。早上好。”他把灯熄灭了。接着他用红色格子的手帕擦了擦额头。“我的这份工作可真讨厌。以前还好,早上的时候把灯熄掉,到晚上再把它点亮就行了。这样,我在白天有时间休息,到晚上也可以睡个好觉。”
“那后来规定变了?”
“规定没有变,”点灯人说。“所以才会这么烦!这星球一年比一年转得快,可规定还没改过!”
“这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说这个星球一分钟就转完一圈,我根本来不及休息。每隔一分钟,我就要把路灯点亮了再熄掉。”
“真好玩!你这里一天才一分钟!”
“这一点也不好玩,”点灯人说。“我跟你说话的这会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一个月?”
“没错。三十分钟。也就是三十天!晚上好。”点灯人把路灯点亮。
小王子看着这位点灯人,越来越敬佩他的尽忠职守。他想起了那段只需把椅子挪一下就能看到日落的日子。他想帮帮这位朋友。
“我……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想休息的时候就休息。”
“我总是想着休息,”点灯人说。尽忠职守的人也会想着偷懒。
小王子继续说道,“你的星球很小,三大步就能走上一圈了。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走得慢一些,这样你就会一直处在太阳的下面了。当你想休息的时候就走路吧……白天有多长全由你掌握。”
“这有什么用呢?”点灯人说,“我这辈子唯一想做的就是睡觉。”
“你真倒霉,”小王子说。
“说的也是,”点灯人说。“早上好。”接着把路灯熄掉。
在旅途中,小王子心里想道:“这个人,不论是那个国王,还是那个轻浮自大的人,抑或是那个醉汉和商人,都会看不起他。不过,他是唯一一个没让我感到可笑的人。这也许是因为他挂念的是其他的事,而不是自己。”
他遗憾地叹了口气,继续想道:“也许只有他才能成为我的朋友。但他的星球实在是太小了,不够地方给两个人……”
小王子不想承认,离开这颗星球是他最大的遗憾。因为它能带来如此的幸福:每二十四小时就有一千四百四十次日落!


15
第六站的星球比上一站的要大十倍。那里住着一个撰写大部头著作的老先生。
“哈,”他看见小王子时喊道,“来了一个探险家。”
小王子已经游走了好几个地方,现在坐在桌子上,感觉喘不过气来。
“你是从哪里来的?”老先生问道。
“这么厚的书里面写的是什么?”小王子问道。“你是在写书吗?”
“我是一个地理学家,”老先生答道。
“地理学家是什么?”
“就是知道海洋啦,河流啦,城市啦,山脉啦,还有沙漠啦在什么地方的学者。”
“这真有趣,”小王子说。“终于见到了一个有着真正职业的人!”说罢,他四下看了看这颗星球。他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星球。“你的星球真漂亮,”他说。“这里有海洋吗?”
“我不清楚,”地理学家说。
“哦!”这让小王子感到失望。“那山脉呢?”
“不清楚,”地理学家说。
“城市呢,还有河流和沙漠?”
“也不清楚,”地理学家说。
“可你是地理学家呀!”
“没错,”地理学家说,“但我不是探险家。在这个星球上没有探险家。地理学家并不到城市、河流、大湖泊、海洋和沙漠里去探险。地理学家有很多研究要做,不能离开自己的书房到外面逛。但他会在屋子里接待探险家。他问他们问题,然后把他们所记得的事情记下来。如果他觉得某个探险家所说的事是有趣的,接下来就探究一番这位探险家的人品。”
“为什么要这样呢?”
“因为要是一个探险家说了谎的话,那地理学家所写的著作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爱喝酒的探险家也会带来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呢?”小王子又问道。
“因为酒徒会把一件东西看成两件。这样的话,地理学家就会把明明只有一座的山脉写成两座。”
“我见过一个人,”小王子说,“他肯定当不了优秀的探险家。”
“也许是吧。所以呢,探险家的人品是没有问题的话,接下来便是对他的发现进行研究。”
“是去那里看看吗?”
“不是,这样做的话会很麻烦。不过探险家要拿出证物来。比如说,如果他说他发现了一座大山,他就得从那里带一大块石头回来。”地理学家突然变得兴奋起来。“你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那你就是探险家!你得跟我说说你的星球是怎样的!”
说罢,地理学家打开了他的笔记本,并把铅笔削尖。探险家的描述先是被用铅笔记下来,只有待他提供证明了,才被用钢笔记录。
“现在你说吧,”地理学家期待地说。
“呃,我生活的那个地方,”小王子说,“没什么特点。它很小。我有三座火山,两座活的,一座是死的。但也说不准它什么时候会爆发。”
“嗯,”地理学家说。
“我还有一朵花。”
“花是不会被记下来的,”地理学家说。
“为什么呀?她可漂亮极了!”
“因为花都活不长。”
“‘活不长’是什么意思?”
“地理书,”地理学家说,“是书中之宝。它永不过时。山脉发生位移是很少见的。海洋变干涸也是很少有的。而我所写的就是永恒的事物。”
“可是死火山也可能会爆发呀,”小王子打断道。“‘活不长’是什么意思?”
“对地理学家来说火山的死活都是一样的,”地理学家说。“我要记的是山,它是不会变的。”
“可是‘活不长’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小王子又问道,他的问题只要没得到答案他就会一直问下去。
“意思就是:随时都会死去。”
“我的花随时都会死去?”
“没错。”
我的花活不长,小王子心里想道,她只有四根刺来保护自己!而我就这样离开了她,只剩她一个呆在星球上!
他后悔当初的冲动。但他又鼓起勇气来。他问道:“你觉得我接下来该去哪好呢?”
“地球,”地理学家答道。“它的名气可响亮了。”
于是,小王子继续自己的旅程,脑袋里想的却是他的花。


16
接下来的第七站就是地球了。
地球和别的星球不一样!上面有一百一十一个国王(当然啦,这包括了非洲的国王),七千个地理学家,九十万个商人,七百五十万个酒徒,三亿零一千一百个轻浮自大的人;还有二十亿个大人。
为了让你明白地球有多大,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在发明电以前,六个大洲上得有四十六万两千五百一十一个点灯人才行。
从远处看,这可是一场美妙的活动。他们工作起来就像是在表演芭蕾舞,一切都遵从既定的舞步。首先登场的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点灯人;他们把灯点亮了就回家睡觉。接下来的是中国和西伯利亚的点灯人,他们跳完后就退回到幕后。再接下来便是俄罗斯和印度的点灯人,随后是非洲和欧洲的,最后就是南美和北美的。他们从不会搞错自己的上场次序。这真是令人肃然起敬。
只有北极和南极的点灯人悠闲自在,因为这两个地方都只有一盏路灯。他们过着闲散的生活:一年只工作两次。


17
想把故事讲得有趣的话,多多少少都会撒点谎。我跟你说的点灯人的事情就不是完全真的,所以这有可能会误导那些不了解我们星球的人。地球上的人类所占据的地方并不多。如果让地球上的二十亿居民紧密地站在同一块地方,那就像是一场大型的公共活动,一个二十英里长和二十英里宽的街区就够他们地方站了。你让他们全站在太平洋的最小的一个岛上也没问题。
当然,大人是不会信这一套的。他们深信自己占据了很多地方。他们以为自己跟猴面包树那样了不起。所以你可以建议他们算一下数——他们就喜欢数字,而且沉迷于其中。但你千万别把时间花在这没用的事情上。在这一点上我可不骗人。
小王子来到地球时就很惊讶怎么这里一个人影也没有。他担心自己来错了地方。这时,沙子上一个月色的圆环伸展开来了。
“晚上好,”小王子觉得有必要地打招呼道。
“晚上好,”蛇说。
“我降落在什么星球上了?”小王子问道。
“地球,这里是非洲,”蛇答道。
“哦!……地球上是不是一个人都没有?”
“这里是沙漠。没有人会呆在沙漠里。地球是很大的,”蛇说。
小王子坐在一块石头上,望向天空。
“我觉得,”他说,“我们每一个人总有一天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颗星,因为它们的光指引着我们。看,我的星球——它就在我的头顶上。但现在的我触碰不到它!”
“它真漂亮,”蛇说。“你来地球是为什么?”
“我和我的花相处得不太好,”小王子说。
“哦!”
接着,他们都沉默了。
“人都去哪里了?”最后,小王子打破了沉默。“呆在沙漠里还真有点孤单……”
“有其他人在也会感到孤单,”蛇说。
小王子看了它一会。
“你是一条奇怪的动物,”他说,“比一根手指还细。”
“但我比国王的一根手指还厉害哩,”蛇说。
小王子笑了。
“你哪里厉害了……你连脚都没有。你走不了多远。”
“我可以把你带到船也到不了的地方,”蛇说。他盘绕在小王子的脚踝上,那就像是一只金脚镯。
“不论是谁,我只需碰他一下,他就会被带回到他原来所属的地方,”蛇继续说道。“不过你很诚实,而且来自另一颗星球……”
小王子没有说话。
“我为你感到可怜,你这么弱小,却来到了冷酷的地球上,”蛇说。“我可以帮你,要是哪天你很想回到自己的星球的话。我会——”
“噢,我明白你说什么了,”小王子说,“可你说话怎么从头到尾都是神秘兮兮的?”
“因为我知晓一切,”蛇说。
随后,他们都默不作声。


18
小王子穿过沙漠,只看到一朵花—— 一朵没有人关心她的花,只有三片花瓣。
“早上好,”小王子说。
“早上好,”这朵花说。
“人都去哪了?”小王子有礼地问道。
这朵花有一次见过一支队伍在这里经过。
“你说人?我想大概有六七个吧。前几年我见过他们。但你是不会找到他们的。他们被风带走了。他们没有家,总是找不到方向。”
“再见,”小王子说。
“再见,”花说。


19
小王子爬到一座高山上。他只见过三座火山,它们的高度就到他的膝盖那里。而且他拿那座死火山当凳子用。“站在这座高山上,”他自言自语说道,“就能看到整个地球和所有的人了……”但除了像针一样尖的山峰外,他什么也没看到。
“你好,”他说,但自己也不知道在和谁打招呼。
“你好……你好……你好……”这是回声。
“你是谁呀?”小王子问道。
“你是谁呀……你是谁呀……你是谁呀……”回声答道。
“我们做朋友吧。我很孤单,”他说。
“我很孤单……我很孤单……我很孤单……”回声答道。
“这星球真奇怪!”他想道。“到处都那么干,硬巴巴的而且尖。我说什么他们就跟着说什么。而我星球上的那朵花:她总是先开口说话的……”


20
小王子走了很久,穿过沙洲、山岩和雪地后,终于发现了一条道路。所有的道路都通往有人的地方。
“早上好,”他说。
这里是一座开满了玫瑰的花园。
“早上好,”玫瑰们说。
小王子注视着她们。她们看起来都长得跟他的花一样。
“你们是谁?”他惊讶地问道。
“我们是玫瑰,”玫瑰们说。
“哦!”小王子说。
他觉得很不开心。他的花跟他说她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花。而就在这座花园里,有五千朵花都长得和她一样!
“她肯定会很生气的,”他心里想道,“如果她看到这样的情况……她会咳嗽得很厉害,假装快死了,以免被别人笑话。我也得假装很爱护她;不然她真的会让自己死去的,就为了使我感到惭愧。”
后来他又想道:“我以为自己拥有一朵珍贵的花,但那不过是一朵普通的玫瑰罢了。还有那三座只到我膝盖那么高的火山,其中的一座说不定还真永远也不会爆发。我不过是一个可怜的王子……”他趴在草地上,哭了。


21
这时候,一只狐狸出现了。
“早上好,”狐狸说。
“早上好,”小王子回礼道,但他转过身来后,什么也没看到。
“我在这,”那声音说,“苹果树的下面。”
“你是谁?”小王子问道。“你真可爱……”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
“可以和我一块玩吗?”小王子说,“我很不开心。”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狸说。“我没有受过照顾。”
“哦!不好意思,”小王子说。但想了想后又说道,“‘照顾’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本地人吧,”狐狸说。“你在找什么?”
“我在找其他人,”小王子说。“‘照顾’是什么意思呢?”
“人类呀,”狐狸说,“总是拿着枪到处打猎。烦得很。他们还养鸡。他们就这一点有点意思。你在找鸡吗?”
“不是,”小王子说,“我是来找朋友的。‘照顾’到底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建立感情’……这是一件经常被忽视掉的事。”
“‘建立感情’?”
“嗯,”狐狸说。“在我看来,你跟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没什么不一样。我并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因为对你来说我不过是只狐狸,跟其它成千上万只狐狸都一个样。但要是你照顾我了,我们就会相互依赖。对我来说你就成了世界上我唯一可靠的人。对你来说,我也成了世界上你不可或缺的狐狸……”
“我大概明白你说什么,”小王子说。“有一朵花……我觉得我需要她……”
“有可能,”狐狸说,“在地球上什么事都有。”
“噢,不是在地球上,”小王子说。
这让狐狸很好奇。“在另一个星球上?”
“是的。”
“那里有猎人吗?”
“没有。”
“真好玩。那有鸡吗?”
“也没有。”
“世上没有尽善尽美的东西,”狐狸叹气道。不过他又回到原来的话题上。“我的生活很乏味。我捕鸡;人类就会捕我。所有的鸡都长得一样,人类也是。我觉得有点无聊。但要是你照顾了我,我的生活就会充满阳光。我将会从所有的脚步声中辨认出其中一种来。听到其他人的脚步声我会躲到地下面。而你的声音则会像音乐那般把我从洞里召唤出来。哎,你看到那片麦田没?我不吃面包。对我来说麦子没什么用处。就是说对于我,麦田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真不凑巧,你的头发也是金色的。所以当你照顾了我后,这片麦田就会变得非常美丽!金色的麦子会让我想起你。而且当风吹过麦田时,我将感到快乐……”
狐狸安静地看着小王子好一会。他说:“要不……你照顾我吧!”
“我很乐意这样做,”小王子答道,“可我没有多少时间。我得去找朋友,还有很多东西要去体会。”
“你要体会的东西就是照顾,”狐狸说。“人类没有时间去体会任何东西。他们去商店里买现成的东西。不过任何商店里都没有朋友出售,所以人们没有朋友。如果你想拥有一个朋友的话,就照顾我吧!”
“那我要做些什么?”小王子问道。
“你要变得很有耐心,”狐狸说。“首先,你坐在这草地上,与我相隔一段距离。我就斜视你,而你什么也不要说。误会来源于语言。但是,你可以每隔一天就向我坐过来一点……”
第二天,小王子回到了这个地方。
“你最好每天都在同一个时间过来这里,”狐狸说。“比如说,你是下午四点来的话,我在三点的时候就会感到很开心。越接近四点钟我就越开心。到了四点的时候,我就会很兴奋,还会有所担心;我发现快乐是需要代价的!但要是你随时都会过来这里的话,我就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做好心理准备了……还得定一个习俗。”
“什么是‘习俗’?”
“这也是常常被忽视掉的东西,”狐狸说。“习俗就是定一个特别的日子或时间。举个例子,那些猎人就有个习俗。到了星期四,他们就会和村里的女孩跳舞。所以星期四是一个美好的日子:每到那天我就会到葡萄园里游走一会。要是猎人们想跳舞的时候就跳舞,那每一天都会变得一个样,我也就没有了节日。”

小王子就这样照顾了狐狸。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哎!”狐狸说。“我想哭。”
“这是你自找的哟,”小王子说。“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但你坚持要我照顾你……”
“嗯,”狐狸说,“没错,”
“可是你要哭了!”小王子说。
“对,是的,”狐狸说。
“你什么都没有得到吗?”
“有,”狐狸说,“那是金麦子给我带来的。”随后,他继续说道,“再去看看那些玫瑰吧。到时你就会知道你的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玫瑰。然后你就回来和我说再见,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作为礼物。”

小王子就去看玫瑰园。
“你们跟我的玫瑰相比一点也不像。你们什么也不是。”他向她们说。“你们没有被任何人照顾过,也没照顾过任何人。你们和我以前的狐狸一样。那时的他跟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没什么不同。但我成为他的朋友后,他就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狐狸。”
玫瑰们自愧不如。
“你们都很漂亮,但也很空虚,”他继续说道。“没有人会为你们死去。当然,一个普通的路人会认为我的玫瑰跟你们都一个样。但我的玫瑰,仅仅只有一朵,也比你们重要得多。给她浇水的人是我,给她盖下玻璃罩的人是我,给她立屏风的人是我,(除了留下两三条来变成蝴蝶外)给她抓毛毛虫的人是我,当她抱怨或吹牛时,听她讲话的人是我,哪怕她沉默的时候我也陪在她身边。我给她做这些,就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随后,他回到狐狸那里。
“再见了,”他说。
“再见,”狐狸说。“我要告诉你的秘密并不复杂:只有用心去看,才能把一样东西看得清楚。一切事物的本质都是肉眼看不到的。”
“一切事物的本质都是肉眼看不到的,”为了记住这句话,小王子跟着说了一遍。
“你把时间花在了你的玫瑰上,所以她就变得很重要了。”
“我把时间花在了我的玫瑰上……”为了记住这句话,小王子重复道。
“人们已经忘记了这条真理,”狐狸说。“但你不能忘记。你要对被你照顾过的东西永远负上责任。你要守护你的玫瑰……”
“我要守护我的玫瑰……”小王子重复道,因为他要记住这句话。


22
“早上好,”小王子说。
“早上好,”铁路上的扳道工说。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道。
“我在分送旅客,一千人一批,”扳道工说。“我将载着他们的列车导入它要前进的方向,有时是右边,有时是左边。”
这时一列开着亮灯的快车雷鸣般地轰轰驶来,把扳道房都震颤了。
“他们这么匆忙,”小王子说,“是要去找什么东西吗?”
“这个,”扳道工说,“连在火车头上的司机也不知道。”
又一列开着亮灯的快车轰轰地往相反的方向驶去。
“他们回来了?”小王子问。
“这是对开列车,”扳道工说。“和刚才的那一列不同。”
“他们不喜欢原来的地方吗?”小王子问道。
“谁都不会喜欢他所呆的那个地方,”扳道工说。
又一列开着亮灯的快车轰轰驶过。
“他们在追赶第一批旅客吗?”小王子问。
“他们什么也不追赶,”扳道工说。“他们在列车里睡觉,要不就是在打呵欠。只有小孩把鼻子贴在窗玻璃上。”
“只有小孩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小王子说。“他们把时间花在布娃娃上,而且布娃娃因此变得很重要,要是把它拿走了,他们就会哭……”
“他们都是幸运儿,”扳道工说。


23
“早上好,”小王子说。
“早上好,”售货员说。他正在售卖他发明的止渴丸。这药丸每星期吞服一颗就能让你不再需要喝水。
“你卖这种药丸是为什么呢?”
“它能让我们省下许多时间,”售货员说。“专家算过,它能让人们每星期省下五十三分钟。”
“拿这五十三分钟有什么用?”
“随你打发。”
“如果我有这五十三分钟,”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我就慢悠悠地朝泉水走去……”


24
在迫降于这片沙漠的第八天里,我听说了那个售货员的故事,并喝完了最后的一滴水。
“啊,”我向小王子说道,“听你说着这一切真美妙,但我的飞机还没修好。水也喝完了,要是我也能慢悠悠地朝泉水走去,那真是棒极了!”
“我的狐狸朋友和我说过……”
“小家伙,这事跟狐狸不相干。”
“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会渴死。”
小王子没听懂我的话,说:“虽然快要死了,但能交到一个朋友真好。我觉得,自己能和狐狸成为朋友真是幸福。”
“他还没认识到情况有多危急,”我心里想道。“他从不感到饿和口渴。对他来说,一点点阳光就足够了……”
但他看着我,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他说:“我也渴了……我们去找一口井吧……”
我厌烦地做了个手势。在这片广阔无垠的沙漠里盲目地找水井简直就是荒唐。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找起来了。

我们默默地走了几个小时后,星光闪耀,夜幕降临了。由于口渴,我有点发烧,那感觉就像是走在梦里。小王子的一言一词都在我的脑海里跳舞。
“你也渴了?”我问道。
但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对我说:“水也会带来好心情……”
我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我什么也没说……我知道现在不能问他问题。
他累了,坐了下来。我就跟着坐下。沉默了一会后,他又说道:“这些星星真美,因为上面有一朵看不见的花……”
“嗯,没错。”我说,然后没再说话,看着月色下的沙丘。
“这片沙漠真美,”小王子继续说道。
确实如此。一直以来我都喜欢沙漠。你坐在沙丘上,除了某些光点和安静外,一切都看不见和听不见。
“沙漠之所以美,”小王子说,“是因为它藏着一口井。”
我很惊讶,突然明白了在沙漠里,这神秘的光芒意味着什么。我小时候住过一座老房子,而且传说里面的某个地方埋着一件宝物。当然,没有人找到这件宝物,或许根本就没有人去找过。但那使整座房子充满了魔力。一个秘密埋藏在我的房子的心灵深处……
“没错,”我对小王子说,“不管是房子、星星还是沙漠,使他们美丽的都是看不见的东西!”
“我很开心,”他说,“你的想法和狐狸的一样。”
小王子睡过去了,我将他捧在手里,继续前行。我很兴奋。我就像是在捧着一件易碎的珍宝。在我看来,地球上没有比这更需要得到保护的了。在月光下,我凝视着这苍白的额头,合上的双眼,和在风中摇曳的一绺头发。我心里想道:“我所看到的只是一副躯壳,真正重要的事物是看不见的……”
他嘴巴微张,很安详。我又想道:“让我感动的是,这个熟睡着的小王子,他钟爱于一朵花——尽管他在睡觉,那朵玫瑰的画面就像一盏灯里的火焰那样,仍照耀着他的心灵……”这时候,我觉得他更加需要得到保护了。一定要保护好这盏灯:一阵风就能将他吹灭……
就这样走到黎明时分,我找到水井了。


25
小王子说:“人们坐在快车里,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然后就一直在碌碌无为地兜圈子……”他接着说,“这有什么用呢……”
我们发现的这口井和在撒哈拉沙漠里常见的井不太一样。那些井都不过是在沙地上挖掘的洞而已。而这口井则像是那种村庄里的水井。可这里并没有村庄,我感觉自己在做梦。
“真奇怪,”我对小王子说,“这里要什么有什么:辘轳,水桶,绳子……”
他笑了,并抓着绳子,让辘轳转动起来。辘轳就像轻风缓缓吹过破旧的风向标时那样,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你听,”小王子说。“我们把这口井叫醒了,它在唱歌呢。”
我不想他把体力耗尽,便说:“让我来吧,你干这个会很累的。”
我慢慢地把水桶升到井栏上,然后把它放稳。辘轳的歌声萦绕在我耳际,在水中荡漾的阳光映射进我的眼里。
“我很渴,”小王子说。“让我喝点吧……”
这时我明白了他寻觅的是什么!
我把桶举高,将水倒入他的口中。像是在接受某种幸福的宗教仪式似地,他闭着眼睛把水喝下去。水已不仅仅是水。它源于星光下的脚步,辘轳的歌声,和我手臂所发出的力量。它如美物般舒心。和此时一样,在小时候,当圣诞树的灯光亮起时,当午夜的弥撒曲响起时,当人们发出了亲切的笑声时,我收到了琳琅的圣诞礼物。
“你这个星球上的人,”小王子说,“在一座花园里种了五千朵玫瑰……但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他们一无所获,”我应声道。
“然而就在一朵玫瑰或一些水里,就能找到他们想找的。”
“没错,”我说。
小王子继续说道:“用眼睛看是没用的,你得用心去发现。”
我喝了些水,感觉很快活。黎明下的沙漠,那颜色就像蜂蜜。它使我快乐。但又有一种伤感钻进了我的心里,它从何而来呢?
“你要守信,”小王子说,又坐在我旁边。
“守什么信?”
“你知道的……给我的绵羊画一只口套……我得保护我的花!”
我从口袋里取出几张画来。小王子看了看,然后笑着说:“你画的猴面包树好像包心菜。”
“噢!”我还以为我画的猴面包树很好看哩!
“还有你画的狐狸……他的耳朵……好像一对角哟……而且那么长!”他又笑了起来。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小王子,”我说。“以前除了蟒蛇的外表和里面外,我什么都没画过。”
“哦,这样也好,”他说。“反正小孩子都看得懂。”
我画了一只口套,然后心情沉重地递给了他。“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
他没回我的话,说:“你知道吗,到明天……我来到地球上就有一年了……”他沉默了一会后,红着脸继续说道,“我降落的地方就在这附近……”
不知为何,一种莫名的伤感再次钻进我的心里。不过,我有个疑惑:“那么,在一个星期前的早上,你一个人从千里之外的居民区来到这里并让我碰上了,这不是偶然的喽?你回来这里,是因为这里就是你降落在地球上的地方吗?”
小王子的脸又红了。
我不忍心地继续说道:“或者说……你是为了纪念这一周年?”
小王子的脸依然红着。他总是不回答别人的问题,但当他的脸一红,我就明白了。
“唉,”我对他说,“我恐怕……”
这时,他说话了。“现在你得回去干活,回到你的飞机那里。我在这里等着,你明天晚上过来吧。”
可我并不放心。我想起了那只狐狸。如果你打算被别人照顾,就得做好流泪的准备。


26
水井的旁边是一片废墟,那里有一堵破败的石墙。第二天晚上,当我干完活后向这里走来时,就远远地看到他晃着双腿坐在那堵墙的上面。
我听见他在说话。
“你忘了吗?”他说,“不是这里!”
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嗯,没错,是今天,但不是这里……”
我继续往那走去,但仍看不见有谁在和他说话。这时小王子又说道:“当然啦。你会看到我在沙地上的脚印是从哪开始的。你在那等我好了。我今晚就过去那里。”
我离那堵墙有二十码远了,但还没看到有谁在那。
一阵安静过后,小王子说:“你的毒液好使吗?你确定那只会让我难受一会?”
我停下脚步,心砰砰直跳,但我还是没搞懂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让一让,”小王子说。“我要下来了。”
这时我往墙根那里看去,随即被吓了一大跳!在小王子的面前,盘着一条只需半分钟就能把人毒死的黄蛇。我边跑边把手伸进口袋里掏手枪。但我惊动了那条蛇,它不急不慢地悄悄钻回到石缝里,就像一根水柱瞬间跌落后,缓缓流回到沙子里,微微发出金属的声音。
我跑到墙边时,刚好接住了小王子。他的脸白得像雪那样。
“这是怎么一回事?刚才你在和蛇说话?”
我解开他经常围着的黄色围巾,沾湿他的两鬓,喂他喝水。现在,我不敢再问他问题。他静静地看着我,双手挎着我的脖子。我感觉得到他的心就像是一颗刚中了子弹的小鸟的心脏,濒临死亡地跳动着。他对我说:
“我很高兴,你终于找出了发动机的毛病。你可以再次飞翔了……”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正打算告诉他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飞机又好了!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忧伤地说:“今天我也要离开这里了。我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可不容易哪。”
我意识到有特别的事要发生了。我把他当成一个小孩来抱着他。我觉得他像是在快速地滑入一个无底深渊,而我只能徒劳地拉着他。
他神情肃穆,但也茫然若失。
他忧郁地笑着说:“我有你送给我的绵羊,给它住的箱子,还有口套……”
一会过后,我感觉得到他缓过来了。“小家伙,你别怕……”他肯定是看到了可怕的事物!
但他笑了起来。“今晚我将面对更多的恐惧……”
一种无可挽回的感觉使我的心再次冷了下来。想到再也听不见他的笑声了,我很难受。对我来说,他就是沙漠里的一口水井。
“小王子,我想再看看你的笑脸……”
但他对我说:“到今晚,就是一年了。我的星球就在我一年前降落的地方的正上面……”
“小王子,你跟我说的蛇啦,相遇的地方啦,还有那些星球啦,都不过是一场糟糕的梦,对不对?”
可他没回答我,只说:“重要的东西是肉眼看不到的……”
“当然……”
“就像花那样。如果你爱上了某颗星球上的一朵花,当你晚上抬头望向天空时,你会发现一切都那么美。所有的星星都像是一朵盛开的花。”
“确实是这样……”
“就像水那样。你给我喝的水……你知道的……那辘轳和绳子使它如音乐那般美好。”
“我知道……”
“我的星球太小了,不能指给你看。这样也很好,当你在晚上仰望星空时,对你来说,我的那颗星……就是上面的其中一颗。你会因此而喜欢每一颗星,他们也因此成为你的朋友。另外,我有件礼物要送给你。”他又笑了。
“哈,小家伙呀小家伙,我真喜欢听见你笑!”
“这就是我要送你的礼物。就像……水。”
“你说什么?”
“人们都有属于自己的那颗星,这些星星都不一样。对旅行者来说,星星就是引路人。而对其他人来说,它除了是一点光外,什么都不是。还有一些人,对学者来说,星星就是要研究的东西。对那个商人来说,它就是黄金。所有的星星都是安静的。但你会拥有不同于任何人的星星。”
“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住在某颗星球上,而且会在那里笑,所以当你仰望星空时,你就会觉得他们都在笑。你拥有的星星都会发出笑声!”
这时,他又笑了。
“当你安静下来时(每个人到最后都会安静下来),你会为自己认识到了我而感到高兴。你永远都是我的朋友。你想和我一起欢笑。你会为了让自己开心而在某个时候打开窗户……你对着天空笑,你的朋友就会惊讶的看着你。这时,你就会跟他们说,‘没错,就是这些星星;他们总能给予我幸福!’然后他们就觉得你疯了。我要送你的,就是这样一个恶作剧……”
他又笑了。
“大概,我送你的并不是星星,而是一大堆会发出笑声的小铃铛……”
他又笑了,而且变得很认真。“今晚……你知道的……不要来。”
“我不会离开你。”
“我的样子可能会变得很难看,就像快要死去那样。所以你不要来,没必要看到这些。”
“我不会离你而去。”
他变得很焦躁。“我跟你说这些……是因为那条蛇。他是不会咬你。但蛇有时候心眼很坏的,咬你就是为了好玩……”
“我不走。”
不过,他又放下了心。“想想也是呢,蛇的毒液只够它咬一次……”

那个晚上,我没有看见他离开。他静悄悄地走了。我追上他时,他还加快了步伐,看来是心意已决的了。
“啊,你在这。”他说,然后拉住我的手。可他还是放不下心。“你不该来这里。我看上去就像快要死了那样,你会难过的,但我不是真的要死去……”
我无言以对。
“你知道的,到那里去太远了。我不能带着这副躯壳,它太重了。”
我无话可说。
“这就像是把一个果壳丢掉。没必要为一个果壳伤心。”
我无以言表。
他也有点说不下去了,但一下子又鼓起劲来。
“你知道,这其实是好事。我也会仰望那些星星。每一颗星的上面都有一口水井,还带着生了锈的辘轳。所有的星星都会为我流出水来。”
我无语凝噎。
“这真好玩!你会有五亿只铃铛,而我就会有五亿口井……”
随后,他也不说话了,因为他的眼泪正流淌着……

“就是这里了。让我一个人走吧。”
由于害怕,他坐了下来。
随后,他说:
“你知道……我的花……我得保护她。她是那么的娇弱!还很天真。她只有四根刺来保护自己,这多蠢哪……”
我站不下去了,便也坐了下来。
他说:“嗯……我要说的都说完了……”
他有点犹豫,但还是站起来了。他往前走了一步。而我,动弹不得。
一束光从他的脚踝处升起,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他有一瞬间纹丝不动。他说不出话来了。他就像一棵树那样轻轻倒下。那声音,都被沙子吞没了。


27
没错,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在这以前,我从未讲述过这个故事。我的朋友见到我还活着的时候都显得很高兴。可我很不开心,我跟他们说:“我很累。”
现在我已经有几分平静下来了。就是说……我依然伤心。但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他的星球了,因为黎明的时候我没有找到他的身体。其实那并不是很重……我喜欢在晚上的时候听着星星的声音。他们就像五亿个小铃铛……
但我想起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我给小王子画那只口套时忘了把皮带画上。这样他就不能给他的绵羊戴上口套了。我就想:“在他的星球上发生了什么事呢?那只绵羊会不会把花给吃了……”
有时候我会跟自己说:“肯定会没事的!小王子给他的花盖上了玻璃罩,而且总是看着绵羊……”随即我就会放下心来,而且那些星星都在甜甜地笑着哩。
有时候我又会跟自己说:“可要是稍不注意,那就全完了!一天晚上,他忘记给她盖上玻璃罩,或者那只绵羊悄悄地溜了出来……”这时候所有的铃铛就会变成泪水!

这是一个大秘密。对于也爱着小王子的你和我,都一样,世间的任何变化就在于某个未知的角落里,一只我们从未见过的绵羊是否把一朵玫瑰给吃掉了……
仰望星空,问问自己:“绵羊是否把花吃掉了?”这时候,你就会发现,一切都变了……
然而没有一个大人会明白这件事有多重要呀!



对于我来说,这是世界上最亮丽也最黯淡的景色。它就跟前一页的那张画一样。我再一次把它画出来,是为了让大家看得清楚些。那里就是小王子来到和离开地球时的地方。
你可仔细看好了,也许有一天你在非洲的沙漠旅行时会认出这个地方来。如果你途经那里,请你站在那颗星的下面停留一会,不要匆匆走过!要是这时候有个小孩向你走来,他带着笑脸,头发是金色的,而且不回答你的问题,你已经想到他是谁了吧。你真遇见了他的话,就当是做件好事吧!别让我再郁郁寡欢下去了:赶紧写信告诉我,他回来啦……


                                                                                                 
                                                                                        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 著
                                                                                                      谭瑞心 译

评论
Top

© tanjinliang77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