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是个颓废的家伙,电音控,略懂艺术,想给自己的云音乐专辑或独立出版物做封面图都可以联系我

 

在路灯下他又装作满不在乎地说了那句话,说罢就走开了。她只好默默地跟在他后面,他走到哪她就跟到哪,但是没有显露出一丝委屈,那副表情渐渐融入他所独有的特点,犹如成为了世界上的另一个他。每一个爱他的人都祝福他们两个,但他似乎还是无动于衷,大概是因为她不知道何为绝对默契,也有可能是因为这是只属于他的现在进行时。但不论如何,他还是有感到一点点幸运的,尽管忧伤又一如既往地来了。

评论
Top

© tanjinliang777 | Powered by LOFTER